自由联想(十二)一个梦

自由联想(十二)–一个梦

小A,像平常一样的走入咨询室,看起来带着平静,也隐含着一些怯怯的气息
在上一次咨询的最后,他对自己那天的访谈,做了一个总结,在做总结的时候,他奇怪的把这段总结的内容的版权归属于自己,,而在我看来,他的那段总结带着劫持的味道

也就是说–他所谓的总结,不过是我三分钟前给他的反馈的一个翻版,他仅仅是改了几个字而已。但是在他表述他总结的过程中,他似乎完全不自知的切换了这个总结的版权主人
当,我给他指出这个地方的奇怪的发生的时候,小A,冒出了一个联想—自给自足
这个自给自足的意思是说—我不需要你们的滋养和给予,我可以自己喂养好自己

“昨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”—今天,小A坐下来,没有什么寒暄,开始进入他想说的主题
“我梦到我去一个人的家里偷了一些东西,然后我就回家了,到家里没多久,进来了一个人,我知道他也刚刚去了我偷的那个人的家里,并且还杀了那家的主人”
“我当时很害怕,心里想,这个人犯了那么大的事情,还跑到我家来,警察一定会抓他的,如果警察来我们家抓他,那我偷东西的事情也会曝光,那怎么办,但是他又不走,是不是我要想办法把他也杀掉,争取把这个我偷东西的事情掩盖起来”

“我在想,这个梦跟我有什么关系”—小A有着良好的心理领悟力,他有一定的能力对自己的梦,或者当下的状态进行觉察和联想,,所以,作为咨询师的我没有打断他
“我在想,那个梦里的我做了一个小偷,这个好像和我们上次的咨询最后的那个版权的事情有关,好像是我剽窃了你的东西,把它据为己有”

“也就是说,当我得不到的时候,我就会偷偷地去得到,因为我感觉,如果我正大光明的去找别人要,别人会拒绝给予”
小A,在小的时候,被父母丢在了身残体弱的外公外婆家抚养,早期的分离,让他的生活中,有着一种不敢也不愿提出要求的味道。小A对童年的记忆总是独来独往,落落寡欢的有着一种弥漫性的失落

“嗯,你对于那个做小偷的自己,做了一个联想和诠释,那,那个杀死房东的那个人是谁,似乎那个人在你的描述中有着一些血腥和暴力”—作为咨询师的我,在这一刻,需要慢一点,让当事人自己去解释自己的梦,而不是我去帮助他去解释

“那个人,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是我的一部分,因为在梦里,我对他会有些害怕,但是并不反感!你刚才说到暴力和血腥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一个词—贪婪,我不知道我这么想对不对,我可能有点过于逻辑了,我在想一个总是得不到的人,除了偷偷地之外,应该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贪婪”
–小A的确有时候蛮逻辑的,对于童年时期常常一个人独自度过自己的哀伤和孤独的人来说,自我解释的能力,合理化的能力,是他们在没有人回应他的时候,自己安抚自己,自己按照自己的内部逻辑来解释世界的的一种方式

“嗯,你不确定你是那个贪婪的人么,你不确定你自己是否是贪婪的?”
—我在这个地方,跟着这个他的不确定,停留了一会

“是的,我想到我们前段时间说的一个话题—如果太满足了,就会有某个危险会发生!那个太满足了,好像也带着贪婪的味道”
–小A已经咨询了很长一段时间了,他可以很习惯的,把曾经的话题和当下的发生串联起来。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–他可以更加完整而全面的看到自己。如果非要在这套点理论的话–这可以让他的自体变得更凝实

“嗯嗯嗯,好像贪婪了,就会有什么事情会失控,会很危险,,这让我想到–在梦里,似乎那个人杀了那个房东,好像那个房东有而不给,于是贪婪让那个人做了些不可收拾的事情”
—在这里,我回归到那个梦里,并轻轻的推动了一下小A

“对啊,是的,就是这样的,好像那个贪婪,是危险的,它不但会伤害到别人–比如说我去杀了别人,也会伤害到自己–比如我杀人后可能有警察来抓,,,而且,我在想,因为我的总是得不到,所以,我可能就是贪婪的,但是我在抑制我的贪婪,一方面是因为贪婪会伤害别人和自己,同时,我的意思是说–在梦里,那个做小偷的我,似乎要干掉贪婪的那个我,嗯,我在抑制我的贪婪,似乎我也不想看到我的贪婪!哦,原来这个梦,在说我的偷偷地特点,我的隐蔽的贪婪,以及我对贪婪的否认,,”
—小A最后自我总结道

而这一次小A的总结,我想他没有劫持和据为己有我的什么,都是他自己的看到,,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