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联想(十六)–生化危机

一个人的个人历史,如果仅仅是被告知的话,其实对于这个人是没有多大意义的
所以一个人被告知一个精神分析的解释,,其实也没多大意义

对于精神分析来说,,最终的途径究竟是接纳,还是解构,,还是体验自己的个人历史以后,所获得的自体存在感呢???????

首先要说的是–接纳,,一般所说的接纳,是带着防御和逃避的意味,,
因为没有拿起的放下和接纳,,基本上是假接纳,,无非是几句有口无心,但是又强行乞求的阿弥陀佛而已,,带着自我蒙蔽,或者轻易的把自己交付给某个莫名其妙的神灵,或者强行自我压制却又装作道骨仙风的白胡子老头而已

至于说解释,或者解构,,这个东西貌似强大一些,,但是也无非是知识即权利的一个翻版,,你凭什么解构解析我的历史,,我的历史凭什么是你所认为的方式所决定的,,而不是另外一个方式,,而且,如果宇宙中的一个现象,是各种原因的一个偶然达成,,那我们岂不是要把所有的原因,都解释清楚,看清楚,才能最终解构我,,那岂不是异常苦逼的无望的没有终点的旅行
人类已经够可怜的,并不需要再搞那种完全不可能达成的任务

那究竟是什么呢,让我们最终可以走出风沙漫卷,也许,只有一个希望,那就是移情,,
这里的移情,不是用来分析的,不是用来简单的满足的,,而是去经历的,,
我们无法重新经历我们的历史,童年,,也因为童年中很多的体验,没有一个对象,在当时能帮助我们去加工,覆盖,分类,体验我们的种种感受,,而且现在我们无法重新去体验历史童年中的种种情绪感受,,,那我们只有一个办法,进入精神分析,在咨询室这个特殊的氛围里自然发展出来的移情,你可以去重新经历童年你和养育者的点点滴滴,种种体验,,,然后,你的瘦骨嶙峋的个人历史才能变得丰满而充盈(而没有个人历史的存在是一个虚无的存在),,这才是你的存在的基础,,这才是你自体饱满的基础,

最后再说一句,,所有的移情分析,都是假分析,,只是一个路途中的工具
移情的最终,不是用来分析的,,而是让当事人去体验的
分析,是浪费,,分析是迫不得已,,是一锅好材料,只能受困于条件做小炒的不得不
但是如果,安于分析,对于咨询师来说,就是低级趣味,,,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